悦读文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茉莉粉 > 正文

提拉米苏的秘密

时间:2021-10-06来源:地球收缩网

  微蓝的网名改得勤。一三五七叫胡说八道,二四六的时候她叫提拉米苏。

  第一次见到继木那天,她的名字就叫提拉米苏。继木的青蛙头像跳跃闪烁,一直追问,提拉米苏,是什么意思?微蓝郁闷,这搭讪伎俩也未必太烂了点。

  她慵懒回应,做男人怎可做到如此三八?取个网名还需要理由吗?

  可是这外男人真的三八,一会儿问她有无男友,一会儿又问整日做些什么,微蓝懒得理会他,他便自作聪明地问:“很忙?”微蓝说嗯,心下生起恶作剧,她说,我忙着考虑如何合理安顿我的男友们。

  屏幕这头,微蓝翘起嘴角,渐有些兴致盎然,天马行空。她说,我有四个男朋友,我最大的烦恼是怎样才能合理安排好与他们各自相处的时间。

  男人在那边沉默了很久,然后说道:这样,最后你自己会容易受伤害的。微蓝在这头笑得花枝乱颤。网上这样的傻瓜太多,充满无聊的刺探和虚假的同情唏嘘。偶尔用来消遣也不错。

  不呆在网上的时候,微蓝一个做饭,一个人唱歌,一个洗衣服,再无聊就躺到橘色沙发上去仰头看落地玻璃外面的天空。旁边露台上的栀子有颓败前的芬芳,天是暗蓝的,非常空。她狠狠地对着空气说,让述远见鬼去吧。嘴抡得很贺,没有声响。有一点疼痛在墙壁间碰撞,弹回来,击打在心上。

  世界这么空,谁还在怀念?

  四个男友,一个最喜欢的食物的豆腐丸子,一个喜欢坐摩托车天轮,一个最爱橘色,还有一个,走路和时候喜欢把的手藏在他的袖口里。想起与那个叫继木的男子的聊天,微蓝开始一个人呵呵傻笑。

  她开始给她的男朋友们打电话。11位的手机号,拔到10位的开始絮絮说话。微蓝对第一个人说,我现在会做很好吃的豆腐丸子,可是你什么时候来?对第二个人说她想念高空之上他北京治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的脸。而问第三个他,你仍然那么喜欢橘色吗?对着第四个,她开始沉默,疼痛从心口微妙而尖锐地扩散,微蓝无声微笑着,泪流满面。

  身下的沙发已经泛旧,颜色黯淡。微蓝窝进去,把脸埋进那片橘色,想要沉溺在这一片黑暗的暧里。当初买下它的时候,那个人在她身边说,就橘色吧,明亮的颜色会让你觉得温暖。搬了数次家,身边的人离去,它一直在身边,跟着她辗转,却终于,逐渐冰凉到找不到一点温暖的痕迹。

  微蓝的胸口很疼。一阵一阵。

  电话铃声响起的时候,微蓝吓了一跳。盯着积了薄尘的电话机,心跳快得像坐海盗船,会是他吗?来不及想清楚接还是不接,铃声已停,两声。

  上线,有人留言,点开,是昨日那个叫继木的人。他说晚安,两枚简单字眼,有微微暖意。微蓝微笑,又有隐隐失望。

  微蓝心上一惊,恍然想起昨天曾不小心跟他提起她的身体有些不适。“适才是你打电话?”她问他。

  这叫继木的男子发来一可爱笑脸:“嗯,现在应该是你的服药时间,你说你部是粗心忘记,所以我提醒你。电话号码是从你的QQ资料里找到的。只响了两声,与你通话我还是比较紧张。”是心细的男生。

  “谢谢。”

  “继续讲讲你的四个男朋友吗?”他似乎对她别有兴趣。

  微蓝笑:“没什么大不了,情感如云烟,贪欢总要及时才好。”

  “那今天换个故事,胡说八道?”继木说。

  今日逢单,她的名字叫做胡说八道。

  微蓝继续呵呵笑:“好吧,其实我是个同性恋。”

  “这题材不新鲜,再换一个。”继木说。

  家中电话开始有规律的响起,每次两声。微蓝渐渐习惯,并隐约期盼,这叫黑龙江儿童癫痫病医院哪家好继木的,有趣而温暖的男子,竟然。这期盼让她不安,在述远之后,她从未曾想过自己仍能对一男子心生温存期盼。

  QQ让他们日渐熟稔。

  聊及爱情。继木问:“你与那四个男友如何了?”微蓝发一调皮笑脸。

  继木继续说道:“又或者,与你的同性恋女友的进展?还是前日在楼底与那个已婚男的艳遇?”

  “微蓝,你的故事里哪些部分是真的?”

  “微蓝,你对情感缺乏安全感。也许你曾经被爱情伤害过?似乎只有有意念里,你才肯相信它的美好。你寄托于无望恋情。因为无望,你才有余地臆测它的完美。”

  继木的青蛙头像跳得人心烦。

  继木终于说,我爱你。

  她无端暴怒起来:“你爱我?你凭什么说你爱我?你的爱就那么廉价吗?你了解我多少?我有无安全感又是说你能说了算吗?我不过是一个以编故事混饭吃的杂志写手,与你亦不过一场无聊的网络偶遇。你竟真笨到要推敲一个网友讲的故事吗?有谁会在网上跟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说真话呢?你这个白痴!”

  微蓝粗暴地按下主机的电源。

  自己尚有能力投身到一场新的恋爱吗?微蓝自问。浪荡在人潮汹涌的街头,心头掠过流云般大团恍惚。

  回算起来,又是半月未出门,她提醒自己有必要去菜市场采购新鲜蔬菜。从菜场出来,鬼使神差,又绕道从南面回家。在南边的大型游乐场前,微蓝站在摩天轮前,怔怔许久,直至被一个粗心的孩子撞了满怀。低头盯住自己购物袋里的豆腐和肉末,是习惯性放入。可她并不爱吃豆腐丸子啊。微蓝绝望地蹲下身去,眼泪像潮水一样,无声而汹涌地弄花整张脸。_

  微蓝的胸口极闷,疼到窒息。它随时可以要了她的命,可是它没有,只有一次次疼痛,癫痫药物对肝功能有影响吗它兴趣盎然与她玩一声邪恶的游戏。并要在杀死她之前杀死她心里所有的东西,比如,爱情。它要让她一无所有。它快做到了。

  这是微蓝第一次主动找继木聊天。她说,继木,你来,我讲我的故事给你听,你一直想听的,我爱过的人。

  是的,我曾经爱过一个人,很爱很爱,到现在也停不下来。那个叫述远的男子。可是他死了,死于心脏病。它带走了他。

  微蓝说,继木,你不要说话,让我一个人安安静静地,说。

  我不伤心。我很好。真的。这们的爱就不会死了,因为有人在它死之前就死掉了。从此,它就停留在那里了。不会消失。

  微蓝说:“继木,你听见了吗?这就是我的故事。是我编的所有故事里最蹩脚的一个。”

  “微蓝,如果述远没有死去,那么你原谅他了吗?”继木说,突兀地一行字,亮在寂静的屏幕上。

  “你是谁?”她问。

  继木的头像灰掉了。

  是的,所有的故事都是微蓝一手编造。

  事实的真相是:患上心脏病的人其实是她。她爱的那个叫述远的男生,有英俊的嘴唇和安静的眼神,曾说很爱很爱,一遍遍,像所有热络中的恋人。固执重复。可是他在她被查出心脏病的那天消失。那天,微蓝晕厥的前一秒,他们正骑在摩天轮上缓缓越过城市的上空,述远侧过脸来微笑,眼里是明亮的宠溺。

  而医院得出的结论让所有人震惊。那天,他在离开医院之前对她说:微蓝,我明天来看你。你等我。

  她等了他三天。三天里,她的天空一点点地灰卸了,像她所见生命的颜色。她知道他不会回来了。她知道,有谁会爱一个不知道生命会停留在哪一刻的人?

  离开A镇的时候,微蓝发誓,她再也不会有机会给他,再也有哪些癫痫病医院不会有机会给爱情来伤害自己。她在这座遥远的城市里,住在租来的小屋,不肯见人,断了所有的联系。她对每一个网友说,她在写下的那些文章里说,自己有一个很爱很爱的人,他死于心脏病。是的,也编造了一个故事,男主人公在故事里死去,而爱情得以完满。

  从此,她像一个恶毒的掉进幻觉的女巫,并以此来相信一些菲薄的东西。| 情感文章

  述远死掉了。他成为她青春里的祭奠。可是,她的爱却停不下来了,它奔涌在那些岁月里,回不了头。这是一件多么悲哀的事情。

  这个夏天的晚上,也许是微蓝一生中最难忘的一个晚上。

  她的栀子全开了,一簇簇的雪白,整个露台上都弥漫了清甜的香气。门铃响起来。

  打开门的时候,有个男子站在门口微笑。一个有着英俊嘴唇和安静眼神的男子。

  他说他是继木。他说微蓝请原谅,我从IP地址和电话号码中得出线索,查到住宅区域,一路寻来。他说他很爱很爱她。他说,如果述远没有死,那么你原不原谅他?

  这个男子,他最喜欢的食物是豆腐丸子,最喜欢坐着摩天轮缓缓越过城市高空的感觉,最爱的颜色的橘色,走路的时候喜欢把微蓝的手藏在他的袖口里。

  他的名字,叫做述远。你怎么可以走得这么决绝?他说,那天我回到家里才知道家里出事了,父亲因为涉嫌贪污被调查。我一直在找你。他把她轻轻地楼进怀里,有力的心跳声在她的耳际起伏。“微蓝,它永远和你在一起。不管以后有多长,请你相信我的爱。”

  提拉米苏,在意大利语中的意思是带我走。述远说,微蓝,我一直一直想要找到你,带你走,也被你带走。

  穿越这些寂寥而寒冷得长出青苔的日子,在爱情面前伸出手。深爱着的,终于要来把彼此带走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