悦读文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疯僧偈 > 正文

被遗落的时光作文

时间:2019-07-11来源:地球收缩网

  “我看见希望闪耀在虹之间,光芒凝结于你我的那片天”。记忆中的她又沉默在回忆里,不知何时重会想起。一个个画面浮现眼前,错乱中我猛然睁开了双眼。自己已经跌倒在三高树的泥潭里,连绵暴雨奉陪坊雷神的咆哮,短促的几秒中,她对我说了好多话,少许淡忘,几度犹存,我明白了些什么……仔细想,她对我说过什么,仅记得:“不要再喜欢其他任何女孩,某年某月某日我们会见面的……”是否真的会再见面,我也不确定。“哗啦啦啦啦啦天在下雨,哗啦啦啦啦啦云在哭泣,哗啦啦啦啦啦滴入我的心。不用说我只会胡思乱想,不用跟我说我只会妄想,哗啦啦啦啦啦让我去淋雨,我只希望能够再能够再一次,回到那个美丽时光里找自己……”

  我奋力爬起,冒雨走出学校,隐约看到一个女孩,也许又是个梦境罢了,想起刚才听过的那句话,没敢接触这个人。“你在做什么啊?大雨天站在这,会感冒的”,说着,就把散打给我,我没敢直视她,看起来好像是初一的女生。她带我走到了一个窄小的屋檐下避雨,紧紧靠着一起,我终于敢面对她。“天哪!”从上到下看竟是个这么帅气的女孩,她穿着整洁的白色衬衫,留着乌黑的短发,带着一对粉红色的眼镜,尽显出她无尽学识和独立的性格。“你好!你叫什么名字?我是九中的学生,叫我芳芳好了,下雨不打伞,怕伞湿啊?”她那白净的脸上洋溢着春天般的微笑。“你……你好……我……我叫……”还没说出自己的名字,只觉得鼻子一酸,一下子流鼻血而晕了过去。之后芳芳对我做了什么,我也不清楚了……

  我醒来时,眼睛仅能微微张开点,已经是次日中午了,也许是太累了,四肢无力,头昏脑胀,知道刚刚的事情已不是梦境,不论发生什么,自己已躺在家中,记得芳芳是九中的,我也果断选择了吉林九中,同时记起了梦中的人是小池。报名后,我打算去云南度度假,不过之前,我要做好上初中的准备。

  “偷得浮生半日闲……”周末,我在书屋里摇头晃脑地为初一做着预习。“好不容易能忙里偷闲,又这么巧地碰上这么个好日子,你这个宅男还不赶紧放纵一下自己。”没想到芳芳来了。“你又乱用词,外面又热又闹,有什么好玩....”我埋怨着。可没等我把沈阳哪个医院治癫痫病好话说完,她就生硬拽地把我从窄小的书斋拉进了一片田野。

  “脱啊,还不脱!”芳芳一边麻利地脱着又不停地唠叨,我只得照办。我光着脚学着她的样子,潇洒地把刚脱的鞋丢到一旁。我俩一前一后,轻轻地踏上了又高又窄的田埂,一下子像走上了云端。我惊奇地发现,原本黄乎乎、干巴巴的泥巴在前几天的绵绵细雨的润泽下,喝了饱饱的水,彻底变了个样。树皮一样暗棕的颜色却有着截然不同的质感,细细密密的泥土光看着就像融化了的绵柔的巧克力一般,再一脚踩进去,像完完全全被丝绸包裹着一样。多走几步,总会有几颗小小的石子摩挲着脚心,“走走就好了~”芳芳温柔着说。的确,麻麻地却不大痒,一点儿也不会感到不舒服,从头到脚所有的细胞都轻松起来。

  芳芳就像我的老师,我小心地跟在她身后,在田埂上一步一步地走着,绮丽的阳光斜照着我们拉手的背影,她那白净的脸上依旧洋溢着春天般的笑容。两边的田里注满了水,青青的禾苗舒舒服服地泡在里面,只差没有满足地感叹一声了,我学着她的样子,横开两只手臂,杂技演员般抓着一根无形的棍子保持平衡,以免掉下去扰了禾苗的安逸。

  田埂尽头是一条纤细的河,很浅很清。河面上时不时地泛起几圈波纹,微小的,但清晰可见。再弯下腰,近了再看,几尾小鱼灵巧地窜着,一丝细微的声音也会让它们立马不见了踪影,更何况是她那动人的歌声“恋人手中樱花草,春在漫步的微笑,种下了一朵朵青春璀璨的年少。恋人怀中樱花草,听见胸膛心在跳,偷偷的在思念,那是我们相爱的记号,啦啦啦……”“我摘的是含羞草么”我大声地说。“脸呢?就你,也不看看你长相!”她回答。最后,我终于让她无话可说了:“不想吃天鹅肉的蛤蟆,不是好蛤蟆!”河面上只留下涟漪似乎永无止境地扩大着,声音也环绕在耳边。绕过田埂,一阵花香便热情地拥抱了我,夹着雨后空气中特有的味道,无比清新,我深吸了一口气,全身都被充盈了。

  我们躺在树上,树梢缀着数不尽的阳光,一滴露水滑下来,顺势裹下了一层阳光,像一粒小小的粉团砸在眼里,顿时流光溢彩,又是个奇幻的世界,美丽的不真实。

  “怎么南昌癫痫病到哪里治疗好样,惬意吧!你这个人太内向了,现在懂得什么叫真正的‘偷得浮生半日闲’吧?”她自豪地问。

  我嘴上没说什么,只是看着她微微傻笑,心里暗暗感叹:“哎,好一个‘偷得浮生半日闲’,原来我并没有懂呀!”

  微笑只是一个单纯的表情,但它却是一个人心灵深处最真实的感情体现,它可以传递善良,传递温暖,传递真爱。我舍不得,我舍不得这情景中的一切事物,过去的日子如轻烟,被微风吹散了,如薄雾,被初阳蒸融了;我留着些什么痕迹呢?我何曾留着像游丝样的痕迹呢?芳芳回家了,这个江南地区的女孩,有机会,在九中见吧。我是北方人,居住在江北,走到松花江边,南方之景,若冬日里,雾凇砀,天与云与山与水,上下一白。湖上影子,惟长堤一痕、湖心亭一点、与余舟一芥、舟中人两三粒而已。此幽幽孤零美景为多愁善感之文人墨客所闲情雅致圣地,不过无论怎何难以阻挡我南下之心!因为,这个新世代,再也没有,那纯洁的颜色。

  见惯了灯红酒绿,车水马龙。

  视遍了浩瀚人间,浮华万千。

  识尽了喧嚣红尘,拥堵繁盛。

  再也没有了内心的宁静。我看到的是:世间的功利,内心的浮,杂乱无章、喧嚣的心跳占据了这个世界。成天的奔波,为的是升官发财,为的是光宗耀祖,为的是良妻美妾,宁静早已遗失,不复存在。

  再也没有内心的宁静,生命便遗落了存在的意义。

  或许村上春树在《象的失踪》里,想表达的正是如此吧。他便是那只孤傲任性的大象,执着于内心的宁静,厌倦象圈的浮便失踪了,以此来表达他对这个越来越急功近利的世界的不满和担忧。是啊,时代的发展与科技的进步,把一切置于充满功利的冷酷目光的审视之下,把一切钉在“时间就是生命,生命就是金钱”的座右铭中,把一切都绑在风驰电掣,顷刻万里的时代高铁上……

  喧嚣,拥堵,杂乱,便划下了这个时代的符号。

  再也没有心灵的平静,生命便没有了婉约的色彩。

  没有人再有“何当共剪西北京军海医院治癫痫好吗窗烛,却话巴山夜雨时”,听着巴黎夜雨思念远人的心境;没有人再有“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”,赏着夜景品味生命的情意;没有人再有“宿妆残粉未明天,总立昭阳花树边”,望着远方彻夜等待恋人的情思。于是没有人聆听夏夜雨打芭蕉的声韵,没有人细看冬日六角奇葩的舞蹈,没有人仰观月亮的嫦娥和月兔……

  单调,浮,无章,便定格了这个时代的图景。

  再也没有灵魂的安静,生命便失去了回味的乐趣。

  有多少人还能对普罗旺斯的紫色薰衣草魂牵梦萦?有多少人能对乞力马扎罗山下静卧的雄狮心生敬畏?有多少人能被可可西里不懈奔跑的藏羚羊感动得热泪盈眶?又有多少人为江南水乡的莲花涤尽浮尘?极少了,落空了。灵魂的家园在一点一滴地荒芜,喧闹占据这个本该深宁静的魂灵归处,大自然的乐趣不在闪现在记忆中,社会的残酷清晰在幼小的双眼,学习的艰辛更深度而又频繁……

  乏味,空虚,寥落,便伴随了这个时代的步伐。

  再也没有了宁静,世界是如此的喧嚣。

  再也没有了平和,人世是如此的浮。

  再也没有了平静,尘世是如此的聒噪。

  当我们兴高采烈地唱着“一起走进新时代”时,是什么在背后偷偷嘲笑,又是什么在背后无言哭泣?此时,我已冒雨走到汽车站,坐上今天最后一辆汽车,独人到云南放空心情。“我知道你是为自己的梦想而去云南的,出门在外给父母最好的礼物就是照顾好你自己,别让父母在千里之外还担心你,到了那里好好安排自己,尽量少花钱,云南还有很多小吃,你自己找好了,到了给我回个电话。”这就是父亲刚才那通电话里和我说的话,平日里的父亲是个不善言谈的人,不懂得高谈阔论,更不会侃侃而谈,有的只是一个平常父亲都会讲的几句简单而又朴实的话语。虽然普通但却满载父亲全部的爱和牵挂。父爱就像一杯浓浓的感情琼浆,像山间清澈的小溪,像冬日里的阳光,像~~~~~现在我才知道明白我爱父亲和父亲爱我之间是不能划等号的,父亲给我的爱远远超过我的想象,所以父爱是情不自禁的使我感动不已。<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贵吗/p>

  因为汽车晚点,到达云南的时候已经是次日下午六点,空空荡荡的车厢摇动着斑驳的身子,晃晃荡荡地开往古城。之所以选择汽车是因为可以细细观摩一路上两旁的风景,三角梅绽着紫红色的笑脸,朵朵相叠,将笑声蜿蜒到看不见的前方。即将到达,我正打电话给父母报个平安,简单的一个电话,听出了父母的担忧,我一直说自己可以,生活即是如此。停下车,我终于可以放慢脚步,触摸云南。

  初见云南,它旧旧的,牢牢的,青瓦白墙,飞檐斗拱,每一块青砖里都积淀着故事。古色古香的玉器店,充满异域风情的裙衫……在你前一脚与后一脚的选择间欢笑。我爬上城楼,放慢心灵,远处的苍山躲藏在层层暮霭身后,枕着溪流,露出一个羞涩而朦胧的微笑。太阳渐渐喧闹起来,各种叫卖声不绝于耳,还有几个讲着蹩脚普通话的老外,津津有味地玩着魔术,遥遥的远方有着不同的静谧。

  一个穿着朴素的民族服装的姑娘,头裹着长巾,令我印象深刻。她的摊前不是廉价的银器首饰,也不是具有特色民族风味的衣着、小吃,而是一大摞一大摞的书籍,从泛黄却被整理得干干净净的书页可以看出她对书的重视。我停下忙碌的脚步,跑上前,翻看着。我相中一件关于云南的书,虽封面并不吸引人,但其中的故事十分神奇。

  她原本正捧着一本厚重的书读,见我过来,就为我介绍:“那本书是讲云南历史的,你看看吧。”听着甜甜的嗓音,我抬起头,她鹅蛋脸,编者长发,很像城里的大学生。我们边讨论书边聊天,原来她是上海的姑娘,厌倦了城市快节奏的生活,放慢脚步,选择到这里生活。这里更适合自己,更能放松自己的身心。原来是同道中人,不过我是度假的,减轻一下初中前的压力,老师警告过我们:“我有个一般学生就去九中了,结果告诉我说‘不去九中不知到什么是自卑’不管了,既然已经决定,就在这云南放松吧。

  光阴荏苒,岁月如歌,沧海桑田,花开花落,无数的花朵在寂静中消逝,但历史的花园却从没萧条与冷寂,无数的生命在历史长河中一消逝,但有一种芳香却永远地在历史的花园中弥散,有一种声音永远定格在我们记忆深处……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